臨產母豬的真假“非洲豬瘟”診斷

游記中,真假美猴王,唐僧念起緊箍咒,便知真偽?,F今,辨別非洲豬瘟的“緊箍咒”又在哪里?臨床剖檢?快速檢測試紙?血清學診斷?誰能保證準確無誤,一個誤差,就是一個豬場毀滅,一個家庭的返貧。

今天我和大家分享一個案例,期待可以帶給大家一個全新的視角,去審視如狼似虎,嗜豬成性非洲豬瘟。

發病的是一頭預產期為4月23號的三胎母豬。4月10號轉至產房,4月16號,開始厭食,4月17號,食欲廢絕,觀察一天。

1:4月18號,出現拉稀,為黃色水樣,沒有任何食欲,體溫40℃,用慶大霉素一次20ml,一天兩次,做治療。

2:4月19號,出現拉血便,體溫39.5℃,沒有任何好轉,用痢菌凈40ml,氟尼辛葡甲胺10ml+生理鹽水10ml稀釋1g的頭孢噻呋鈉2支,分開注射,一天一次。

3:4月20號,不再拉血便,也沒有排糞,無食欲,方案同19號,繼續治療。

4:4月21號,體溫39℃,不再拉血便,不采食,停藥觀察,不再做任何治療。

5:4月22日,相鄰產床哺乳母豬出現發熱41℃,用氟尼辛葡甲胺10ml混合磺胺嘧啶鈉30ml,一次注射,第二天,采食即恢復正常。

6:4月24號,拉血便母豬產子,比預產期晚一天,活仔12頭,活力十足,母豬產奶基本正常。

8:4月26號,體溫39.5℃,少量采食,排少量干糞球,停止輸液,用磺胺嘧啶鈉40ml,肌肉注射。

這頭母豬,從4月16號發病到4月28號康復,歷時十幾天,出現了發熱,拉稀,便血,體溫反彈,治療無效,同欄母豬出現發熱等疑似非洲豬瘟的敏感癥狀,結局卻是虛驚一場。

現在很多豬場,只要母豬出現發熱,便秘,拉稀,經過簡單治療,效果不理想,如果再有一定的傳染性,便會風聲鶴唳,驚慌失措,大范圍的處理豬群,不需幾日,豬場的存欄就所剩無幾。

非洲豬瘟自去年8月份開始流行,到現在已有9個月,從冬天到現在,可以說是熬過了最黑暗的一段時間。

從春節前后非瘟所造成的急性閃電死亡,2至3天出現高熱,嘔吐,便血,低溫,口鼻出血,皮膚出血,高傳染,高死亡率。

到現在的發熱,零星嘔吐,便秘,食欲廢絕,一周內有可能也是維持現狀,不好不壞,繼而出現零星死亡,小范圍傳播,一個月后,保育,妊娠,育肥或許也是安然無恙。

或者,拔牙清除后,剩余豬群則可正常生產。起碼有一小部分中招豬場,已表現出這種毒力減弱的一個趨勢。

這是大方向,向好的一個開端。那么通過非洲豬瘟流行的新趨勢,又能帶給我們怎樣的啟發呢?

2:豬群發病后,出現快速死亡,便血,吐血,流產,高傳染性,大致可判斷為強毒感染,沒有任何操作空間,避免上當受騙。

3:豬群發病后,傳播速度慢,癥狀不明顯,死亡率相對不那么高,則有可能是中等毒力感染。這種情況下,只要敢于直面非瘟,在前期,對健康豬群采取各種防控措施,結果能壞到哪里去?

有很多豬場,中招后,損失了30%左右,剩余豬群過去一兩個月了,依然正常生產,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,有時,只是不便開口而已。

未來,我判斷,在我國強毒株和中等毒株將長期同時存在,這對于豬場來說,就是生的希望。

4:物極必反,你的豬場一味的去阻斷非瘟病毒,使豬群處于陰性,可在這種情況下,任何時間就是易燃易爆炸。

很多大場的遭遇,已說明這種情況,家庭豬場雖做不到嚴格的阻斷,隔離,反而卻存活了下來。

有沒有一種可能,中招后,只要是中等毒力,豬群可不可以非瘟病毒陽性生產呢?

我不是說要大家不去用心防控,而是當豬群中招后,怎么去面對,怎么去處理,方能絕處逢生,柳暗花明。

陽性生產?不死不淘汰?或許就是非洲豬瘟毒力減弱后,需要大家去思考,去面對的一個難題。

以上觀點,如有異議,請多多指教。(資料來源:豬友飛雨趙慶衛,豬易論壇 )